秋夜若冥月

微博和乐乎ID一样,杂食,博爱,脑洞如黑洞。

挖剧情细节想出来的黑晴明和大天狗的算是日常的一些_(:з」∠)_还有自己对黑晴明和大天狗的相处模式的想象,黑晴明就是过于自负,真的希望他能回头看一看,这个一直对他忠心的大天狗。

​​如果有个爱你的人,请回头看看他,给予他一个拥抱,不要让他孤独地离开。

参与了黑晴狗主页的为崽而战活动,各位看官如果喜欢,求点赞。
https://m.weibo.cn/5955559265/4219065821964223

黑晴狗主页活动了解一下?

【黑晴狗】离别


24K纯刀,纯虐,大天狗视觉,灵感来自于VY1翻唱的声。

黑晴明大人的身体开始变得冰冷,他要消失了。

我一直陪伴着他,看着他渐渐消失。

太快了,一切来得都太快了,有的话,可能永远都不会对他说了。

我曾偷偷亲吻他,但他似乎有点不太情愿,却也没有说什么。

我们曾紧紧相拥,即便如此,依旧说着

“不行”

凝视着彼此,再一次说着

“晚安”

这是最后一次了,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我习惯地拿起笛子吹起,安抚他,让他今晚能安心入睡,就像平时一样。

“这一切对你来说似乎也好,你自由了”

“爬格子游戏什么的,我以前还从没玩过
呢”

我想掷出骰子,跃至最头端的你,我也好想掷出个好点数露出“运气真好”的表情,就这样一直待在你身边啊。

一直以来我追随的人……
那时候的你还有些令人生畏,这让连"等一下”都说不出口的我该如何是好。

对你的感情越来越让我不安,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行,不行,这会让我们都很痛苦。

即使是这样,也想一直在你的身边。

我握住他冰冷的手,我的手也变得冰冷起来。

“大人,请您不要消失。”

我的愿望仅此而已。

他沉默片刻,缓缓地对我说

“我要走了”

“您要去哪里? 您还会回来吧?”

“不会回来了,永远”

“我也要去,去哪里都好!只要能跟您一起……”

“大天狗,还记得那个惩罚么?”

那个惩罚,大人当时说是没有想好要罚什么,要等想好的时候再说。

我紧紧握住他的手,浑身颤抖,感觉自己的心很痛,很痛,求你别说,求你别说……

“就罚你,不许陪我离开,留在这里”

“遵命……黑晴明大人……”

他的手越来越冷,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即使是这样,他也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没有一丝难过。

时间啊求你停止吧!停止而后倒转
虽然我明白这一切无法实现

我想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无论去哪,我还有话没有告诉他啊!

我的眼睛早已流出泪水。

大人快要消失了,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却一直在说什么,还在对我笑……啊,原来……

“我曾偷偷亲吻过您,我们曾欢笑着,我们曾紧紧相拥啊!黑晴明大人!我……”

已经,消失了啊……

“…………我,我爱您啊……”
我的这声声呼唤,又可否传到了你耳边,我在想什么呢?那是不可能的啊。

时间啊求你停止吧,停止而后倒转
虽然我明白这一切无法实现。

紧握着他已经变得透明(消失)不见的手,即使是这样,也一定要将与声音
和泪水同样的温度传递于你。

若是这一切能传递于你。

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我爱你。

END

群宣

新鲜热乎的群宣~

欢迎加入为了大义,群号码:691606909

进群就会看见黑晴狗主页酱和太太们哦

【黑晴狗】我想见你

【我想见你】

黑晴狗,OOC有,私设有,刀(大概)

随着时间的流逝,曾经的京都变成的城市,人们也会想起过去的平安京,那个人鬼共生的年代。

但是妖怪就这个消失了么?并没有,他们有的隐藏了自己的妖气,化做人类的模样,与人类一起生活,有的则选择远离人类和城市的山林之中。

大天狗属于后者,他不喜喧闹的城市,便隐居于黑夜山,食野果,饮河水,夜晚时坐在树上吹笛。

他似乎并不厌倦这样的生活,只是偶尔会拿出一件黑色的狩衣,看上那么一会。

那是那个人的狩衣。

他最后还是和安倍晴明融合了,变回了最初的安倍晴明。

那一刻,大天狗看他的眼神很陌生。

不是,这不是我的黑晴明大人。

也不知他是否有黑晴明的记忆,在大天狗眼里,他也不是黑晴明。

可能,永远都不会见到他了吧?

毕竟黑晴明只是安倍晴明的一个人格,即使转世,也只是安倍晴明的转世。

狩衣,指贯,乌帽子,折扇。

这些衣物都被大天狗打理的很好,即使过了百年,这些衣物还是崭新的样子。

大天狗想再见到黑晴明,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呵,怎么可能呢?

鸦天狗和大天狗都是天狗一族,他对现代人类世界很感兴趣,伪装成人类,在学校念书,这次在学校闯了祸,要请家长。

“不去。”
鸦天狗便一直缠着大天狗,求他帮忙,不停说城市多么有趣。

最终大天狗还是妥协了。

大天狗将翅膀隐去,换上现代人类的衣物,看起来就和人类少年没有任何区别。

无聊的家长会结束后,大天狗没有立刻回去,而是去了附近的公园,避开人群,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飞翔的鸟。

“喵~”
大天狗起身,看见不远处有只小猫。

蓝色的眼瞳,黄色的耳朵,后背的黑色花纹像一对翅膀,其他地方都是白色的。

看起来不是野猫。

大天狗下意识地伸手,小猫大叫一声,伸出尖锐的爪子,差点抓到大天狗的手。

“小天,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小猫听见主人的声音,变得乖乖的。

“抱歉,我家小天对外人就很警惕,没有伤到你吧?”

大天狗看着眼前的这个人,黑色的长发,青色的眼睛,还有,那个熟悉的气息。

“黑晴明……大人……”

“还不至于叫我大人啦,我只是一个老师而已,你看起来是个高中生啊,哪个学校的?”

“啊,我,刚搬到这里,还不知道该去哪里……”

“相见即是缘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去XX高中,我是高三一班的老师”

“啊,好……”

直到黑晴明离开,大天狗都一直坐在原地。

绝对不会错的,那个人,是他的黑晴明大人。

大天狗留在了鸦天狗的家,并去XX高中,做黑晴明的学生。

黑晴明是个很受人尊敬的老师,他虽然温柔,却自带一种让人一种气场,让人不敢得罪。

大天狗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黑晴明竟然转世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继续追随他,明明,只是想见他一面。

久而久之,黑晴明和大天狗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黑晴明因为忙碌,经常不吃午饭,大天狗得知后,一直多点一份饭,给黑晴明送去。

“你啊,真的好像我家小天”
“那只小猫?”
“嗯,他呀,对别人很冷漠,警惕,却唯独很听我的话,而且你们都有蓝色的眼睛,哈,只不过你没有它的翅膀”

不,我有,而且还是真的。

“如果你有什么需求,可以告诉老师”
“老师,我有个愿望。”

大天狗邀请黑晴明来到他的家。
“你的弟弟鸦天狗呢?”
“去同学家玩了”

黑晴明走进大天狗的房间,过了许久才出来。

紫色的眼妆,头戴乌帽子,紫色的狩衣,指贯,手持折扇。

“成为我的仆人,为我效忠吧!”
大天狗颤抖着,看着黑晴明。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会给你比你想要的还多的力量!”
黑晴明大人……真的是您……

“然后,我们一起去完成大义!”

这是他和黑晴明的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他感觉现在他们置身于黑夜山,只是,为什么再次听到这些时,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呢?

大天狗感觉有水从脸上划过,滴落在地。

大天狗走了,他没有告诉黑晴明,他飞回了黑夜山,过着以前宁静又孤独的生活。

黑晴明大人过得很好,我就不必再打扰了。

大天狗一直对黑晴明有种特殊的情感,是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

大天狗吹起笛子,不知为何,这次的笛声带着一丝伤感。

大天狗再次拿起黑晴明的狩衣时,里面掉出一张纸。

【竟然哭了,真是没用啊,大天狗,不过算了,下不为例】

“黑晴明大人,对不起……”

END

绝爱观看说明书

首先呢,这里是冥月,绝爱这个同人其实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开始构思甚至在群里说过,但是我这个人,不会写文,想的如同凤凰写出来的如同小鸡,有时写着写着过了一段时间,又觉得之前写的太差劲然后重写,终于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忙,赌思路,没时间,蜗牛速度)写出了第一章,还是第一次写这种类型,而且还是长篇,对自己而言是个考验也是个练习,然后呢,绝爱的世界背景是一个半现实半架空的,OOC会有的,私设更是不用说,以后还会有其他角色登场,还有几个原创的炮灰角色(充当坏人),总之我会努力填坑的_(:з」∠)_正文看图

一个主页宣,新的黑晴狗主页已经诞生4个月零20天啦,也已经在前几天开了超级话题,主页还要到了焦糖太太的《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狗的报恩》的授权,各位错过的粉可以补喽,微博还有很多粮等着各位那~

【黑晴狗】夕灵鹊

【黑晴狗】夕灵鹊

迟到的七夕贺文(微博比在这早发几天),私设挺多,OOC有的,第一次尝试写这种类型的文,因为算错时间,赶在七夕当天出的脑洞,写的时候想出了很多版本却又推翻重想,其实我不会写文,所以挺难吃的o_O

因为手机内存不够卸载了乐乎,第一时间是在微博更的,这会把别的应用卸载替换的乐乎,发完就要立刻再卸的我。

大天狗的身体泡在水里,他抬头看着天空,回想七夕节的由来。

那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大天狗的长辈提起七夕,就会讲起七夕的由来。

七月七是灵鹊群体传喜的日子,它们会集体出动,修练出人形的灵鹊也会恢复原型,它们成群结队,飞向每一个地方,为天庭和人间传播祝福。

正巧那时牛郎来找织女,王母娘娘在他们之间劈开一道银河,他的同类们见牛郎织女的爱情如此美丽却又悲惨,便搭做那鹊桥,让他们在桥上相会。

七夕节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爱情故事就这样传遍了。

这个故事在灵鹊中也是家喻户晓,但是大天狗却不同,他不懂那种名为爱的感情为何物。

大天狗虽为灵鹊,却不懂男女之情,一心只想修练自己,得道成仙。

灵鹊是天庭的有灵性的喜鹊,最大寿命为七百年,修练化为的人形都是极其美丽,但是因它们的寿命相对其他灵兽短,是很难修练成仙,即使成仙也难过渡劫。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几百年前,有一灵鹊,他灵性极强,懂世间人情,虽说修练地一帆风顺,却偏偏在一步踏入成仙时卡住了一百年,他大限已到时,是在某一年的七夕。

那时大天狗还是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灵鹊,因为年龄小,他没有参加灵鹊的传喜,便在鹊桥附近走动。

大天狗一直记得,他还是只小灵鹊时,他将他放在手心,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羽毛。

“今天是我的大限,同时还要渡劫成仙,会失败吧?”

大天狗拼命煽动翅膀,还一直摇头。

“我会渡劫成功?得道成仙?”

大天狗点了点头。

“噗嗤,谢谢你,你真可爱,我很………你,如果我渡劫成功,我就…………好么?”

那时他们是在鹊桥附近,难免会有点吵闹声,大天狗没有听清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一定要变强,这样我们就能………约好了哦”

大天狗点了点头。

他用指甲轻轻划了下他的额头,接住滴出的一滴血,点在自己的额头。

“结了这个契,以后你有危险,我就会来到你身边,你,要加油哦……”

那天之后,大天狗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但他的名声却在灵鹊之间传遍了。

他在大限之时遭遇成仙的渡劫雷,他却成功地渡了劫,成为了仙人。

大天狗多年来辛苦修炼,也都是为了再见到鹊仙。

“听说当年鹊仙大人能成功渡劫成仙,不光是因为实力强大,还要懂世间所有感情”

“我听说鹊仙大人最后是因为懂了什么是爱情才成功渡劫的”

大天狗装作路过,其实是在偷听其他灵鹊的对话。

原来成仙不是要抛弃七情六欲,而是懂情?

于是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大天狗实在不懂那种名为爱的感情为何物,干脆自己按照牛郎织女的故事经历一下。

按照步骤,要到凡间的瀑布下洗澡,把衣服放在附近的草地上,之后会有人偷衣服……

大天狗就这样泡在水里两个小时。

所以我为什么要干这种蠢事啊?

大天狗准备穿上衣物回天庭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岸边的草地上站着一位人类男子。

那位人类男子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漆黑如墨的长发,他的皮肤很白,却又在脸上涂了紫色的眼影,紫色的眼影搭配淡青色的眼睛,显得有些邪魅。

“小偷,把我的衣服还我!”

那人只对他微微一笑。

“还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要什么?金钱?权利?”

“我要你”

“放肆!”

大天狗气愤地撩起水泼到他的脸上。

“吾乃天庭灵鹊下凡,岂是尔等凡人可戏弄的!”

大天狗背后的翅膀慢慢的出现,想吓一吓这个无礼的人类。

“你说你是灵鹊……那你可以变回原型让我看一看么?”

那人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鸟笼。

“若你能变回原型飞入这里,我就相信你说的话,还你衣物”

“这有何难?”

大天狗知道那人是想把他关进笼子里,但灵鹊不是普通的鸟,他一凡间的普通鸟笼又怎能困住灵鹊呢?

大天狗在迷雾之中变回灵鹊,飞入笼中的那一刻,笼子的门关了上去。

“你上当了”

“区区凡间鸟笼又怎能困住……???怎么,出不去!”

大天狗感觉自己的灵力被封住,没了灵力他就是一只会说话的喜鹊,在这笼中别说是出去,连化人形都做不到了。

大天狗被困在鸟笼里,被他带回了家。

“人类!放我出去!”
“再这么没有礼貌地叫,小心我把你炖了吃掉”

大天狗站在鸟笼里,看着他的房间,他的房间除了床,就是各式各样的书籍。

“你既是饱读诗书的文人,那你应该知道何为积德行善吧?”

那人没有理他,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大天狗很是气愤,就冲着他一直叫,可无论他说什么,那人都没有理他。

直到一个令人尴尬的声音突然想起。

他虽是修为极高的灵鹊,但没有成仙是不能辟谷的。

大天狗停下对那人的喊叫,低头不去看他,努力压制住这声音,连那人何时离开这里也不知。

过了一会,那人拿着一个鸟食盒。

“饿了吧?小鸟”

大天狗想趁他把食盒放进笼中时趁机飞出去,可他并没有打开鸟笼,食盒是直接穿过了鸟笼,卡在笼边。

“黑晴明”

“啾?”

大天狗一直在想食盒是怎么穿过鸟笼的事,那人突然说话,大天狗才回过神来。

“我的名字,记住了么?小鸟?”

大天狗没有理他,继续看着食盒。

食盒就是普通的鸟食盒,到底是怎么穿过去的?里面装着的是……

食盒里面是切碎的花生和核桃,还掺合着些许小米和碎菜叶。

这家伙是真把我当成鸟了么?

大天狗的注意力都转移在了食物上。

他是私自下凡,为了以防万一,便告诉认识的一个灵鹊,如果他三天没有回去,就来凡间找他。

现在只能等待救援了,还是先吃饭吧。

大天狗叼起一块花生,慢慢地吃了起来。

黑晴明则一直盯着他看,盯地他头皮发麻。

“小鸟,你叫什么名字?”

“大天狗”

得到答案的黑晴明满意地走出房间。

大天狗吃完饭后,看向窗外的月亮。

已经是晚上了啊,在人间所看见的月亮,真美啊。

这时黑晴明拿着他的衣物走了进来,并打开了鸟笼,大天狗迅速飞了出来,并变回人形,黑晴明将他的衣服递给他。

“说话算数。”

大天狗一把扯过衣服并迅速穿上。

“你走吧”

大天狗试着使用灵力让自己的翅膀煽动,只是无法飞行。

“我是私自下凡,受到惩罚灵力被封,我现在无法回去,只能再等三天了”

“你不知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么?”

黑晴明的这句话把大天狗噎住了。

所以我要在人间三年?!

黑晴明好像是知道大天狗的想法一样,慢悠悠地说道:

“人间比你想象中的要乱,你没有灵力,那岂不是和普通人无异?很危险的,你还是留在我身边为好”

大天狗仔细想了想,也对,自己在这人生地不熟,人间的很多事情他也不是很懂,万一出了什么事,和鹊仙大人的约定怎么办?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在这住下,但是我警告你,你不可不能……咦?”

黑晴明一把抱起大天狗。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黑晴明将大天狗放在床上,随后躺在了大天狗身旁。

“晚上了,睡觉”

黑晴明很快就睡着了,大天狗背对着他,看着窗外的月亮,缓缓睡去。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踩在柔软的棉花上,鹊仙在他的背后搂住他,他很高兴地回头,结果一睁眼看见黑晴明的脸。

“早上好”

“你为什么要在脸上涂那么多的眼影啊?”

大天狗有点被吓到了。

“………你刚才一直在梦话,鹊仙大人是谁?”

提到鹊仙大人,大天狗立刻就精神了起来,激动兴奋地对黑晴明说:

“鹊仙大人是灵鹊中的神话!他不但长得好看,又厉害!而且他是在大限已到时渡的劫,这种情况一直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可他却成功了!他是第一个修仙成功的灵鹊!所有灵鹊都崇拜他!”

黑晴明歪着头看着他。
“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我们人间的偶像吹系粉丝。”

“你们人类才不懂,鹊仙大人就是那么厉害!”

黑晴明挠挠头,漫不经心地说:

“好好好,你的鹊仙大人最厉害”

“喂喂喂,我感觉你在敷衍我”

黑晴明一副吃惊地样子看向大天狗。

“哦,我还以为你蠢到听不出来呢”

大天狗冲到黑晴明面前,黑晴明抓住即将要打到他脸上的拳头,用力一推,将大天狗按在墙上。

黑晴明比大天狗高了一个头,他低下头,亲了大天狗的额头一下。

“乖,听话,别闹”

大天狗比他的这个动作惊到,红着脸扭头不去看他,黑晴明笑了笑,放开了他。

“我去做饭”

大天狗还站在原地,红着脸,摸了摸刚才被他亲过的地方。

刚刚………那是什么感觉?突然心跳加快……
------------------
“你们人类都是这么狡猾的么?”

黑晴明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大天狗的碗里。

“何以见得?”

“牛郎织女的故事啊,牛郎明明是偷了织女衣服的贼,织女却和他在一起了”

“那是因为牛郎只是偷了织女的衣服,而并没有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织女也是因为牛郎的善良淳朴,才爱上他的,说起这个,你打算什么时候报答我收留你的恩?”

“我留在这里不是为了你!”
大天狗拍桌站起,气呼呼地回了房间。

黑晴明收拾碗筷时,看着大天狗的碗,碗里他给大天狗夹的鱼肉,还在碗中。

“你总有一天会离不开我的”
黑晴明自言自语道。
------------------
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眨眼间,大天狗在人间已经居住一年了。

“还有两年啊”

大天狗看着年历,黑晴明将切成块的苹果放在桌上。

“真希望你能早点走,我就不用伺候你了”

黑晴明回忆起来,和大天狗相处的这一年,并向大天狗抱怨起来。

“让你帮我泡茶,你用树叶泡茶?”

虽然大天狗看见黑晴明跟喝了毒药一样的表情觉得很好笑,但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人间的树叶不能泡茶”

“让你帮我炒菜,你没有放油,让你帮我洗衣服,你把一袋洗衣粉都仍洗衣机里了,还按错了按钮,我的锅,我的洗衣机……”

大天狗嘟着嘴,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我不知道怎么做,怪我喽?”
理直气壮的回答。

“不知道那你为什么不问我?”
黑晴明捏了捏大天狗的脸。

大天狗他性格很高傲,黑晴明让他帮忙,他当然不会愿意,何况还是他不会做的事,宁可做错也不要问他。

“你明知道我不会还让我帮忙?”
大天狗拍开他的手,怒视着黑晴明。

“什么都不会做,连问都不会,真是个蠢货”

不能生气,生气就是承认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你是蠢货了”

“你刚才就收拾东西,有事么?”
大天狗想办法转移了话题。

“我要出差一星期,你照顾好自己,重要的事我都写在桌上的笔记里了,再见”
黑晴明说完后便拉着旅行包走了。

大天狗拿起桌上的笔记本,里面夹着一千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

钱不够用银行卡里有,别乱花,取钱时要注意附近的人,别给陌生人开门,别和陌生人说太多的话,出门记得别走太远,不要被人骗了………
我很快就会回来,不用想我。

谁会想你啊。
大天狗合上笔记。

说起来,大天狗还是第一次和黑晴明分开时间超过一天。

每次出门黑晴明都紧紧跟着大天狗,有次大天狗嫌烦,甩开了黑晴明,撞到一个人,那人见大天狗样貌清秀,还说自己是什么天上的灵鹊,便哄骗他,说他是来带他回天庭的人,大天狗因此差点被拐走。

“你这傻鸟,别人说什么信什么啊!”
“那也,与你无关!再说了我和鹊仙大人有契,有危险他会来保护我的”
“怎么没有关系?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黑晴明和感觉这话不对劲的大天狗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隔天电视新闻就播出,一男子在家中突然被窗外飞来的羽毛割喉而死,那羽毛坚硬又尖锐,削铁如泥,而警察在男子的家中找到很多他贩卖孩子的证据。

自那以后黑晴明对大天狗寸步不离,甚至在家安了监控,怕这傻鸟在家作死。

大天狗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又不会自己做饭,只好吃水果饱腹,这对大天狗来说没什么大碍,天庭的食物没有人间那么复杂,也都是些仙果,人间的水果只是没有灵气而已。

记得黑晴明说过,水果要洗完再吃。
大天狗拧开水龙头,没有水出来。

黑晴明说过,这种情况是停水了,需要交水费。

大天狗愣住了,这方面的事一直是黑晴明去做,怎么交水费,去哪交,他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还是用纸擦一擦苹果就吃吧。

好无聊,看看电视吧。

电视欠费了。

………………
到了晚上,大天狗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

大天狗的手机响了,毫无疑问是黑晴明打来的,大天狗只会用手机接打电话,黑晴明只好给他买个老人机。

“想我了么?”
“没有”
嘟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黑晴明又打了过去。
“感觉怎么样?”
“挺好”
嘟嘟嘟嘟…………
电话又被挂断了,黑晴明再打过去,大天狗那边已经关机了。

就这样过去了三天,家里的水果被大天狗吃光了,大天狗只能打电话叫外卖。

这家做的饭,还不如黑晴明做得好吃。
大天狗想起黑晴明做的饭菜,又突然想起黑晴明说的那句话。

“不用想我”

不不不不,我才没有想他,没有!

就这样,十天过去了。

黑晴明说过他七天后会回来,这都第十天了……记得一星期,是七天啊,好无聊啊。

这十天里,大天狗每天就是,起床,吃饭,看书,吃饭,看书,吃饭,看书,睡觉。

大天狗看了看窗外,看见黑晴明往家走,大天狗起身走到门口,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才不是在迎接他呢,我也没有想他,只是要在他进来的第一刻就问他,一星期不是七天么?!

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响起,大天狗离门也越来越近。

不知是黑晴明走得太快,还是大天狗离门太近的缘故,门一打开,大天狗扑在了黑晴明身上,黑晴明顺势楼住了他。

“就这么想我么?”
“才,才没有!”
大天狗狠狠地掐了黑晴明的腰。
“没事,我回来了”
黑晴明温柔地摸了摸大天狗的头,大天狗将脸埋在黑晴明的胸口上。
“我饿了,想吃你做的饭”
“………好”
-----------------
大天狗已经不记得自己在人间多久了。
但他在人间学会了很多除了力量以外的东西。

“嗯,很好吃”
“所以我迟早会学会的嘛”
其实大天狗很开心,但是还是表现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大天狗基本已经忘记了回天庭,他和黑晴明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起来,这个变化不知是他没有在意还是不想面对。

这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大天狗感觉自己的灵力解封了。

“原来我在人间已经七年了么?这就要,回去了?”

大天狗回想这七年里,在黑晴明身边的点点滴滴。

黑晴明嘴巴有点毒,有时嘲笑他,讽刺他,敷衍他,但他又很温柔,知道大天狗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即使大天狗傲娇不承认,他也知道大天狗的真正想法,他怕大天狗出危险,在家安了监控,在外和大天狗形影不离,出差十天每天都要给大天狗打最少三次电话,自从第一年他出差十天回来,就再也没有出差过,他每天都很细心照顾着大天狗。

大天狗不喜欢喧闹的城市,黑晴明因为工作原因不能搬家,于是经常带大天狗去山清水秀,人烟稀少的郊外旅行。

可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对大天狗那么好了。

“黑晴明,我,要回去了。”

黑晴明在刷碗,背对着大天狗,他也没有回头。

“………恭喜”

“谢谢………”
黑晴明停下手上的动作,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阵。

“那我走了”
“记得照顾好自己,不用想我”
“我才不会想你呢”

说不会,是假的。

大天狗背后的羽翼慢慢显现出来,朝着天空飞去,黑晴明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身影。

鸦天狗见自己的大表哥回来,慌忙解释自己算错了时间没能去接他,大天狗听不进去他说的话,直接从他身边快速走过,鸦天狗还在奇怪,自己那个一向冷静的大表哥,怎么这么急躁了。

大天狗没有尽头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每年牛郎织女相见,鹊桥搭建之处。

大天狗坐下,靠在石头上。

自己每天拼命修炼,为的只是一个约定,自己似乎一直在做着鹊仙大人要求的事。

对不起,鹊仙大人,人类的寿命那么短,我想陪伴他。

大天狗下定决心要回到黑晴明的身边。

--------------
灵鹊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成为第二个鹊仙的大天狗,大天狗没有理会身边的一切,急匆匆地下凡去了人间,去那个他熟悉的地方。

什么也没有了,黑晴明的家是个小别墅,他确认自己没有找错地方,可这里,却是一片空地。

大天狗想去黑晴明工作的地方找他,这时大天狗才明白,自己一直不了解黑晴明。

黑晴明知道他的一切,了解他的一切,自己却连他在哪里工作,甚至手机号码是多少都不知道。

手机早就在渡劫时坏了,他一直用快捷拨打电话,并不知道黑晴明的手机号码。

那个人类就这么消失了么?
他明明是个偷我衣服的坏人,他还经常敷衍我,对鹊仙大人不敬,我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那时回不了天庭………

那个混蛋,就这么离我而去了,我才不会想他呢!

----------------
这一年的七夕,大天狗在和鹊仙大人初遇的地方,看着灵鹊搭成鹊桥,大天狗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向他走来。

“黑晴明?!”

黑晴明笑着向他走来,每走一步,他的变化就越多。

黑色如墨的长发散开,脸上的眼妆渐渐变淡之至消失不见,身上穿的西装也变成了紫色的仙服。

“鹊仙大人?!”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大天狗会以为自己眼花了。

他一直崇拜的,和他有约定的鹊仙大人,竟然就是黑晴明!

“免礼,你我都是鹊仙,不分高低,何来的大人一称?”
黑晴明看着大天狗吃惊的样子,大天狗可能还不能接收这个事实吧?黑晴明笑了笑。

“想我了么?小鸟?”

大天狗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黑晴明就是鹊仙大人,鹊仙大人就是黑晴明,我我我,那么崇拜鹊仙大人,鹊仙大人那么温柔怎么会是那个偷我衣服的坏人?啊啊啊,那我在人间岂不是一直被鹊仙大人照顾着?我还一直对鹊仙大人不敬……

大天狗红着脸,黑晴明自顾自地坐在他身旁,一把搂住大天狗。

“鹊仙大人!我……”
“你该履行我们的约定了吧?”
“我,我不是已经成了鹊仙了么?”

黑晴明摇了摇头,指尖点在大天狗的额头上,大天狗感觉到了黑晴明的那些记忆。

“想起来了么?”

大天狗红着脸,慌慌张张地解释
“我,我不知道那是…我以为…”

“所以呢?你要食言么?”

大天狗抬头看着黑晴明,也就是鹊仙大人,这个为他付出的人。

“谁会食言啊”

黑晴明轻轻捏起大天狗的脸,在他的嘴上落下一吻。

这一年的七夕,鹊桥上,牛郎织女相会,在离鹊桥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两位鹊仙成为了仙侣,行那情事。

----------------
给你讲个关于七夕的浪漫故事啊?
不要,一定还是牛郎织女的故事。
不是哦。

从前有一灵鹊,他姓安倍名黑晴明,他灵性极强,修练地一帆风顺,却偏偏在一步踏入成仙时卡住了一百年,他大限已到时,是在某一年的七夕,他遇到一只年幼,还没有化为人形名为大天狗的小灵鹊,他甚是喜欢那只可爱的小灵鹊。

他将小灵鹊放在手心,温柔地抚摸着他的羽毛。

“今天是我的大限,同时还要渡劫成仙,会失败吧?”

小灵鹊拼命煽动翅膀,还一直摇头。

“我会渡劫成功?得道成仙?”

小灵鹊点了点头。

“噗嗤,谢谢你,你真可爱,我很喜欢你,如果我渡劫成功,我就等你长大,你我成为仙侣好么?”

那时他们是在鹊桥附近,难免会有点吵闹声,小灵鹊没有听清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一定要变强,这样我们就能成为仙侣,永远在一起,约好了哦”

小灵鹊点了点头。

黑晴明用指甲轻轻划了下小灵鹊的额头,接住滴出的一滴血,点在自己的额头。

“结了这个契,以后你有危险,我就会来到你身边,你,要加油哦……”

后来啊,黑晴明真的渡过了雷劫,成为了鹊仙,而大天狗因为没有听清,误以为鹊仙和他的约定,只是鼓励他成为第二个鹊仙。

大天狗逐渐长大,他的灵力也很强大,修练也是一帆风顺,却在渡雷劫时失败,奄奄一息之时,黑晴明救了他,将自己的一部分灵力传给他让他活下去重新修练,此事有违规则,作为惩罚,黑晴明要下凡成为人类,不能对人类使用灵力,大天狗成为鹊仙时,他才能再以鹊仙身份回天庭。

黑晴明就这么以人类的身份在人间好几年,黑晴明离开天庭之前,嘱咐几个灵鹊,如果大天狗修为又卡住,就想办法让他来人间。

灵鹊们说鹊仙大人渡劫成功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是爱,大天狗不懂情,便听了表弟鸦天狗的话,来到人间,在河里洗澡,黑晴明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灵力,找到了大天狗,偷了他的衣服,骗他进鸟笼。

大天狗因为私自下凡,被封了七天灵力,在人间却是七年。

黑晴明让大天狗留在自己这个“人类”身边。

大天狗下凡前怕出什么意外,告诉自己的表弟鸦天狗,如果三天他没有回来,就去找他。

人间第三年鸦天狗确实去找了大天狗,但他看见了鹊仙大人,也就是黑晴明,黑晴明说他会好好照顾大天狗,让鸦天狗回去。

黑晴明隐藏地很好,大天狗一直不知道他就是鹊仙大人。

黑晴明每天都细心照顾着大天狗。

有次大天狗被坏人拐走,虽然被黑晴明救回,但黑晴明怀恨在心,那晚用自己制作的暗器击杀了那个坏人。

大天狗在人间七年后,灵力封印解除,那时大天狗却已离不开黑晴明了。

大天狗回到天庭后,就遭遇了渡劫,这次他成功了,成为了第二个鹊仙,同时黑晴明也恢复了鹊仙身份,回到了天庭。

大天狗再次回到人间,找不到黑晴明了,这一年的七夕,他在天庭,鹊桥附近,看见了黑晴明,他才知黑晴明就是鹊仙大人。

后来呢?

后来啊,大天狗终于明白,自己对黑晴明的那种感情,叫爱,黑晴明为他付出那么多,也是因为爱。

大天狗也知道了,那时年幼的他,答应的并不是一个变强的约定,而是成为仙侣的誓言。

那一年的七夕,在鹊桥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后,两位鹊仙大人,行那让人脸红心跳的情事。

那是什么事啊?

你长大后就知道了。

-------------
夕灵鹊,在桥会,忆初遇,谈情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