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若冥月

微博和乐乎ID一样,杂食,博爱,脑洞如黑洞。

爸爸,要抱抱!

【爸爸,要抱抱!】

现代背景,私设多,黑晴明大天狗年龄差距大,黑晴明为大天狗养父,大天狗童年日常撒娇,有点傲娇的集团公司总裁黑晴明,大纲式的文。

如有不喜,不看即可。

如有喜欢,受宠若惊。

以上,完毕^ω^

————————————————

黑晴明,年仅21岁便创办了黑夜集团公司,在他的管理经营下一年之内就成为了全国50强公司之一。

很多人都嫌弃他的眼妆,但是人家是总裁,不得不恭维啊。

他的身世是个谜,很多人都想知道他的身世,趁机挖掘黑历史来威胁他,但都一无所获。

很多年轻女性都想吸引到黑晴明成为成功人士的妻子,但是得到的却是一句歌词的片段。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
黑发女子轻轻地将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黑晴明面前。
“辛苦你了,三尾狐,你可以下班了,我处理完这些文件就回去”
“是,大人。”

处理完文件时,已经是凌晨了,黑晴明毫无困意,便在公司附近走走散散心。

下雪了啊……

“哇!哇啊!哇啊啊啊——”

黑晴明听见一阵阵婴儿的哭声,

是被遗弃的孩子吧?与我无关。

黑晴明不理婴儿的哭声,这时他想起了自己的过去。

如果我不去管他,那和当年抛弃我,对我不闻不问的那种人有什么区别?

黑晴明顺着婴儿越来越小的哭声寻去,他在雪地里看见一个看起来刚出生不久的男婴,男婴被小被子包住,布料单薄不足以抵挡风雪,在凌晨丢弃孩子,看来丢弃他的人不想让他活下来。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黑晴明抱起他,他的身体有些发热,看来是发烧了。

黑晴明把他抱回公司,来回弄热毛巾给他擦身体,折腾了两小时,他终于退烧了,黑晴明松了口气。

黑晴明看见包住他的那个小被子上绣了大天狗三字。

你的名字,就叫大天狗吧。

————————————
黑晴明,27岁,黑夜集团公司的总裁,至今未婚。

咖啡厅的靠窗位置坐着一位女子,那位女子穿的素白,淡淡的蓝色花纹点缀,显得特别清纯,而衣服的款式和她的身材,又让她不失性感和成熟。

小孩穿着白色短衣和海蓝色的短裤,他长的很可爱,稚嫩的皮肤和胖嘟嘟的小圆脸,让人忍不住捏他的脸,他一蹦一跳地走到她的面前,好像是看到了仙女一样,特别激动地对她说

“姐姐,你好漂亮啊~你是仙女下凡么?”

单纯的小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女子很开心地摸了摸他的头。
“真可爱啊”
“嘻嘻,姐姐,我想你等的是你喜欢的人吧,能被姐姐喜欢上的人,一定很优秀,姐姐你看是不是那个人”

女人回头看向窗外,而小孩迅速地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扔进她的咖啡里。

“咦?不是那个人么?也是啊,那个人配不上姐姐。”

“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小孩说要回家了,他走出咖啡厅,绕了一圈,回到咖啡厅,躲在附近,准备看戏。

黑晴明坐在那位女人面前,两人开门见山。
“黑晴明,我知道你一直自我创业,虽然你很成功,但是在社会上,没有家庭背景撑腰,千辛万苦的成功很容易在一夜之间被毁灭”
“真正的成功,是不需要什么家庭背景来帮忙的,而且我从来不接受女人的帮忙,更不接受以婚姻为筹码进行的交易”
“你说笑了,不都是各取所需么?”

说道着,女人喝了口咖啡。
躲在附近的大天狗偷笑。

好戏来了。

只见那个女人突然放下咖啡杯,喷了黑晴明一脸咖啡,脸特别红,嘴大张着,在咖啡厅里嗷嗷叫唤还不停乱跑。

“哈哈……好像猩猩啊,芥末辣椒酱醋酱油味的咖啡不错吧,活该,谁让你欺负爸爸,还要抢走爸爸,爸爸是我的!”

6岁的大天狗躲在咖啡厅附近偷笑,那个女人如此失态,从她的言语中可以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地位不一般,这样一来,她的名声也会毁吧。

大天狗提前回到家,装作他什么都没干的样子等待黑晴明回家,黑晴明一回到家,大天狗立刻扑上去抱大腿。
“爸爸!你终于回家了!小天好想爸爸,爸爸你是不是去找女人了!爸爸明明有我就够了!唔……爸爸你脸上怎么有咖啡的味道,爸爸你等我一下!”

黑晴明静静地看着大天狗走近卫生间,过了一会拿着热毛巾跑来。

大天狗双手举起毛巾。
“嘿咻嘿咻”
理所当然,够不到
黑晴明想伸手接过毛巾,大天狗却不让。
“唔,爸爸你蹲下好不好……”
黑晴明叹了口气,慢慢蹲下,大天狗很开心,擦着黑晴明的脸,把咖啡的味道擦掉的同时,但是也擦掉了黑晴明的眼妆。

大天狗盯着黑晴明的脸。
“怎么了?”
“爸爸的眼睛好好看啊,平时都因为眼妆导致看不清,唔……”
大天狗嘟嘴中。
“那意思就是我的眼妆不好看?”
“不!爸爸的眼妆也特别好看,爸爸就算躺马路上被大卡车来回碾压20次都帅!”
“你这是什么鬼形容!”
“嘻嘻~”

“对了爸爸,今天是情人节,送您巧克力!”
“不吃,而且父子过什么情人节”

“爸爸!我送你的巧克力不见了!刚才明明在桌子上……呜……”

“哦。”
__________________
“爸爸,圣诞节了哎!”

黑晴明看着大天狗拿着一个大红袜子挂在床头上。

“都说圣诞老人很胖,我不信,我一定要亲眼看见!”

大天狗满脸期待的表情。

“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

大天狗躺在床上,等着圣诞老人送礼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圣诞老人”轻轻打开门,见大天狗睡熟了,蹑手蹑脚地走到大天狗的床前,把礼物放在挂在墙上的大号圣诞袜。

“呜?圣诞老人?明明一点都不胖啊……”

装睡的啊!
“圣诞老人”收到了惊吓,仿佛有一百只山兔在跳一样给他加速似的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晴明收养大天狗已经6年了,黑晴明把他藏的很好,谁都不知道这是他的养子,甚至不知道他有个养子,更不知道他还有个养女。

雪女是黑晴明20岁的时候捡到的,那年雪女12岁,是个流浪的孩子,她话很少,表情很少,她不信任任何人,除了那年救了她的黑晴明。
雪女很聪明,虽然12岁才开始读书,但是很快就学会了小学知识,直接跳级到初中,现在雪女19岁,在念心理学本科,学校为住宿式,一个月只能回家一天。

大天狗的小学就是住宿式小学,每星期只能在家一天,但这并不妨碍大天狗搞事情阻止别的女人抢走他的爸爸,久而久之,再也没有女人敢和黑晴明单独相处了。

只有一天和爸爸相处的时间,大天狗时时刻刻都像树熊抱树一样粘着黑晴明不放。

“听话,虽然你今天放假,但是我还是要去上班”
黑晴明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腿不放的大天狗。
“不要!我得了离开爸爸就会死的病!”
黑晴明把他拽下去。

“我管不住你了是不是?”
黑晴明把大天狗关进小黑屋,大天狗不停敲打着门,又哭又闹。
“呜啊!爸爸坏蛋!太黑了我害怕……呜呜……爸爸开门啊!开门!”
黑晴明一狠心,没有理他,可是大天狗的哭喊声越来越小,直到没了动静,黑晴明有些担心了,他打开门锁,大天狗冲了出去,还回头做个鬼脸。
“嘻嘻,爸爸大蠢货,被骗啦~”
因为没有看前面,大天狗撞到了墙上。
“呜啊!头痛痛!”
大天狗捂着脑袋,一脸委屈,黑晴明扶额。
“该说你是活该么?”
大天狗撞的并不是太严重,可他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额头痛痛,要爸爸亲一下,痛痛就飞走了,爸爸~”
黑晴明拿他没有办法,蹲下来,亲吻大天狗的额头。
“不哭不哭,痛痛飞走喽—”
“额头不痛了耶,爸爸我嘴也痛,也要亲亲嘛。”
“别得寸进尺,我要上班了。”
“哎呀!我摔倒了,要爸爸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起来!不然我就起来用小拳拳锤爸爸胸口!”
大天狗趴在地上滚来滚去。
黑晴明没有理会大天狗的撒娇,直接走了出去。
大天狗趴在地上,望着黑晴明离去的身影。
他知道,爸爸是为了他好,他虽然厉害,但是毕竟没有什么背景,一点流言蜚语,就会让他身败名裂。

大天狗在小学很乖巧聪明,他有很多小心思,欺负他,他不会还手,而是等待时机,偷偷复仇,让人找不到证据。

大天狗知道,他不能给爸爸添麻烦,他只想在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对爸爸撒娇,就够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能实现了。

某天黑晴明在来回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大天狗把三年级的学生打伤了。
黑晴明只说了句好的,我知道了,就挂掉了电话,继续开会。
员工们窃窃私语,黑晴明在开会时是从来不接电话的,打电话那边的声音好像是个女的?

员工都下班后,黑晴明还是留在公司,过了几个小时才去大天狗所在的小学把他带回家。

大天狗一直低头不语直到回到家。
“爸爸……我……”
“你为什么就不能懂事点!能不能不要给我添麻烦!你除了撒娇还会干什么!”
黑晴明很生气,他没有打大天狗,而是一星期没有理大天狗。
————————————
“整天就知道撒娇卖萌说好话讨好别人,听说你是捡来的小野种,那么会撒娇你亲妈是个婊吧,你养父也是倒霉,长得丑还收养你这样的野种……”

这个孩子长的肥头大耳,是某个暴发户的儿子,他对大天狗很不满,早就听说一年级有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他就费劲心思让他的暴发户爸爸调查,却只查到大天狗是被遗弃的孩子和黑晴明的照片,黑晴明很少抛头露面,这个暴发户竟不认识他。

“我不许你说我爸爸的坏话!”
大天狗扑上去,和他打起来,他的皮肉厚,大天狗只是打出皮外伤,而那个学生一直打大天狗的肚子,直到老师的到来。
明明只是外伤,他偏说大天狗打坏了他的内部器官,送到了医院。
真正受伤的大天狗,忍着疼痛。
——————————————
七天,大天狗在家整整七天,如果是过去,大天狗会焦急地等待着黑晴明回家,黑晴明一开门,就会被抱大腿。
“爸爸!你终于回家了,小天好想你!”

现在,黑晴明回到家,没有抱大腿撒娇,大天狗站在黑晴明面前鞠躬。
“欢迎回家,父亲大人”

爸爸……不,父亲大人说得对,我以后,再也不会撒娇了……
大天狗将自己的孩子气埋在心里,他很想跟黑晴明撒娇,可他不能再撒娇了,因为他,不喜欢。

————————————
大天狗重回小学时,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转学了,同学们也以为大天狗有暴力倾向远离他。
大天狗不在意那些,过去的他就没有朋友,现在也是一样。
只是他变了,他没有撒娇,没有笑脸,变得内向。
——————————
“就是你这肥猪调查我?”
黑晴明一手抓着肥头大耳的孩子的衣领,一手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他吓的不停颤抖,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他的暴发户爸爸,宁静的夜晚下着小雨,他看不清他的容貌,却知道他是谁,只是知道的太迟。
“饶命啊!我不知道那是您的养子!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和我的孩子,求求您了!”
“你调查我,对我不利,你的儿子,侮辱我,最重要的是!欺负我的小宝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儿子明明没有受伤,反倒是我的小宝贝肚子疼了好几天,你觉得,你们该不该死?”
“大人我错了!不要杀我啊!”
“饶命啊大人!您让我们干什么都行!”
“倾家荡产,身无分文,死刑罪名,这些,换你儿子的性命。”

第二天,暴发户一天之内倾家荡产,犯了死刑罪,妻离子散,臭名昭著。

这些,大天狗并不知道。

————————————
雪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每次她回来,大天狗都会缠着雪女问爸爸喜欢什么。
“雪女?父亲大人今天有事,不回来了。”
大天狗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来是经历了什么让他伤心的事才会变成这样的。
——————————————
黑晴明37岁
大天狗16岁
大天狗在每年的任何的情人节都会做一份巧克力,但是他再也没有亲手送给黑晴明。
——————————————
“父亲大人,快过年了,大天狗也快成年了,您还是不打算表白么?”
“雪女,我没有恋童癖。”
29岁的雪女已经是著名的心理学专家了。
“父亲大人,恕我直言,即使没有学过心理学的人,知道您的行为也会知道您喜欢大天狗。”
“只是亲情罢了”
黑晴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喝茶,雪女突然拍桌子站起。

“您回家晚时都会看大天狗有没有盖好被子,每年情人节,大天狗给您的巧克力您都没有收下,可是您每次都会把他给您的巧克力偷走并吃掉,然后自己亲手做巧克力,不好意思亲自送,让我以义理之名送大天狗您的情人节巧克力,大天狗喜欢什么,您一直都偷偷观察,在每年的圣诞节和他的生日时乔装打扮偷偷放在他的房间,还有10年前暴发户的那件事,他的儿子是欺负了大天狗才被您害成那样的吧?您一直没有结婚,以前对外的是借口,不愿意政治婚姻,而现在您的回答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父亲大人!您想让大天狗再等10年么?”

“看来三尾狐她告诉了不少事啊……”

“父亲大人,我知道您是在担心,大天狗毕竟是被遗弃的,您和他的关系一旦让别人知道,那大天狗他就危险了。”

“已经不重要了,他就要离开我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
距离过年还有2小时。
黑晴明不喜欢看春晚,他和大天狗,雪女一起走在街上。

三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就这样没有目标地走在熟悉的街上,家家户户都在家看春晚,吃年夜饭,等着即将到来的新年,街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

“父亲大人,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大天狗打破了平静。

“大天狗,其实,我……”

砰-----

_____________

“雪女!你快去追那个人!我带大天狗回家!快!”
“是!”

黑晴明抱起大天狗跑回家,捂住大天狗流血的伤口,把医药箱翻了出来。

该死的,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医院营业,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活啊。

大天狗的身体在发抖,他一直低着头,忍着疼痛。

还好,如果我不挡住,被打中的就不是我的胳膊而是爸爸的心脏了……可是,真的好痛啊……

大天狗实在忍不住了。

“呜,呜呜……爸爸……好痛……”

黑晴明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这个称呼,他已经十年没有说了。

“别怕,忍着点,要取出胳膊里的子弹”

黑晴明将自己的左胳膊递到大天狗的嘴边。

“咬着,快!”

取子弹的过程十分痛苦,黑晴明生怕弄疼了大天狗,紧张地用手术刀挑出血肉里的子弹。

过了半小时,子弹终于取出,黑晴明看了看自己的左胳膊。

这孩子,牙口挺好。

清理,包扎好伤口,黑晴明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累的一件事了,出了一身汗,躺在地上,大天狗也痛地无力,趴在黑晴明身上。

黑晴明看着天花板,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让他咬布啊!为什么让他咬自己的胳膊?一定是因为太心急了吧?

“爸爸,我知道您要告诉我什么,我哪里也不去,有爸爸的地方,对我来说才是家。”

“我不是你的爸爸,你一直都是知道的,你是个混血儿,你的亲生父母因为被人嫉妒,你刚出生就被偷走并遗弃,你的亲生父母,今年才找到你,他们要带走你。”

“爸爸,不,黑晴明,我不想离开你。”
大天狗有些吃力地起身,坚定的眼神看着黑晴明。

“可惜,一切都不是我说了算……”

_______________
开枪的人没有抓到。
大天狗被亲生父母接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黑晴明39岁了,他已经两年没有再见过大天狗。

某天,有个穿的跟粽子似的人来他的公司找他。

“晴明?你穿这么厚干嘛?”
“弟弟啊!借地方躲躲,父母要政治婚姻让我娶一个和我相差21岁的人!”

安倍晴明和安倍黑晴明是双胞胎亲兄弟,然而安倍家族的事业是单传,传于长子,父母根本不把他当回事,黑晴明对此很不满,大学毕业后便离家出走到别的城市打拼,并隐姓埋名,对外说自己是孤儿院出来的普通人。

晴明的父母冲了进来,黑晴明竟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爸……呃,黑晴明?”
“大天狗?”

_____________
后来两人就订婚了,也许其他人都觉得是政治婚姻,但是真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好神奇的感觉啊,小时候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可以嫁给爸爸了!”
已经成年的大天狗却还是一副孩子气的样子。
“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没有改掉对我的称呼?”

“唔,爸爸!要抱抱!”

黑晴明谈了口气,一把抱住他。

“以后,记得叫老公。”

END.

后续:

“老公蠢货,我知道你吃了我的巧克力,送给我圣诞礼物啦,什么圣诞老人,明明就是圣诞爸爸,现在是圣诞老公”

“蠢货么?呵呵,今晚床上见~”

评论

热度(76)